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看资讯 > 新区要闻

沧州渤海新区成立十周年征文比赛佳作选登——海滩巨变听涛声

日期:2017-07-14    作者:张华北    来源:系统    编辑:张润增 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【字体: 打印

一等奖

作者:南大港产业园区 张华北

这片海滩的历史过于厚重。当两千六百年前,黄河携带着黄土高原的泥土汹涌而来时,大海以它博大的胸怀迎接了它。河水与海水由界限分明到默契融会,巨大的涛声在海湾回荡不息;春秋齐相管仲在此率民“煮海为盐”,海涛声穿透袅袅烟云,齐桓公以渔盐雄天下,成就霸业;气吞万里的千古一帝秦始皇,把寻觅仙山神药的重任托付徐福,大船载着丱兮城的千童由此出海,始皇等来的不是长生不老的仙药,只是海滩日夜不停的涛声;汉武帝曾在千军万马簇拥下风尘仆仆奔赴海滩,登上高耸的土台祭祀海神,望鸥翔千羽听涛声万汇;八百年前满载瓷器货物的商船扬帆出海,涛声伴着海丰镇商行的喧嚣度过一个个晨昏。涛声把海湾的历史卷过一层又一层,浪涛吻过的痕迹已难以寻觅,唯有亿万海贝留下了层层相叠的洁白。

这片海滩又过于荒凉了。两千多年前,合骑侯站在旌旗飘荡的郛堤城上威风凛凛遥望大海,荒僻的海滩上唯见寥若晨星的渔村飘起的炊烟,两年后北狄破城,古城荒凉;千年前那豹子头林冲手拄长枪依在荒寂的草料场旁,东望茫茫海滩仰天长啸,一腔怒气漫洒野洼;清咸丰三年,捻军首领张宗禹兵败徒骇河只身潜于荒洼古村,海滩草洼的荒凉庇护了壮志未酬的落难英雄。

这片海滩又过于沉重了。一个世纪前,清廷懦弱,八国联军架着利炮的坚船驶进海滩,守海的军民用威猛的大炮回击了目瞪口呆的侵略者,震荡海湾的轰鸣压过了大海的涛声;大海呜咽,涛声激荡,当日寇的铁蹄践踏中华故土,为保卫这片海湾,抗日军民浴血奋战在海滩、在草洼、在青纱帐,多少英勇志士为之奋勇捐躯抛洒热血。

这片海滩又是过于慷慨的了。在涛声里千百年来一艘艘渔船顶着海潮出海,顺着潮水归航,鱼虾沉甸甸地压满鱼舱;秦汉的柳河、无棣河连着大海连着运河岸,两岸长芦摇曳,盐船往来。盐滩铺开一片片坦荡的银镜,阳光下大海把晶亮的珍藏无私地捧出。大海与人类的生存、与世界的繁荣息息相关 。

万千年前人类是望洋兴叹的,大海的彼岸总是给人们以财富和幸福的希望,驶向大海的彼岸成为古人的梦想。浪涛伴着涛声拍打着远古的海岸。古人站在海滩上用手遮挡着阳光不解地瞭望着大海,调动着每一个勤奋的脑细胞。人类是最初见到树木、树叶浮于水才懂得了水的浮力的,最早的渡水工具是绑在腰上的葫芦。8千年前,我国萧山远古的人类已在断木上浮走获得了制造独木舟的灵感,完成了古人从木筏、竹筏到独木舟的演进。7千年前河姆渡人建造了第一艘木船,从此华夏民族借助舟楫实现了水中捕捞、渡河谋生的愿望。勤勉聪慧的黄帝,也能“刳木为舟,剡木为楫,以济不通,致远以利天下”。人类终于能自由地行驶在水的表面。几千年弹指一挥间,人类由木舟渡河到行船跨海,由桅帆的巧借风力到机动,由木船到钢船,人类造船渡海的智慧在创造中突飞猛进。1807年,美国的富尔顿建造出第一艘轮船,从此人类航海的创造日新月异,二百年间,万吨、十万吨、几十万吨庞大的巨轮纷纷驶出一个个港湾。

有船必须停靠,海港作为船的停靠站、货物转运的汇集点,自然成为财富的积聚中转处。海洋占据了宇宙中孤寂的地球的十分之七,因了大海,世界上五大洲建有港口9800个,国际通航港口近两千。在我国4百多港口中,吞吐货物亿吨以上的海港达10余座。港口维系了国计民生,维系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命脉。

涛声在海滩边沉闷地回响。我第一次见到大海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一个川南的少年来到退潮的大海滩,浑黄的海水退在了远远地平线,河流萎缩得像条长蛇蜿蜒地伸进海里,渔船在渔码头边停靠。茫茫海滩望不到边际,空旷得似乎毫无生机。我奋力向海滩扔去一块泥片,在泥片落地的几米泥滩上,“唰”的一声瞬间竟有上百只小海蟹钻入小洞隐藏。荒凉冷寂又生机勃勃的黄骅海滩陡然影印在脑海,多年挥之不去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大海的产出似已不能满足人们日益膨胀的食欲,对虾养殖场密布海滩连成了一片片蓝色的水塘,人们对大海的索取由捕捞鱼类向海滩养殖延展。小渔船、机帆船追寻着祖辈的生产方式在海湾梭巡。面对浩瀚无边的大海,人们做着海港的梦,憧憬着一个大海港雄踞海湾,航道直伸向大海的蔚蓝,万吨巨轮往来如梭,亘古海滩完成一次真正的变迁。睡意蒙眬的海滩在海浪声中终于被唤醒,海涛清洗着海岸的泥垢如刷新着一幅幅彩图,见证着海滩的嬗变:1986年,千吨级码头第一次出现在黄骅海边,那年我来到码头,看大口河滔滔的河水东流,海港码头货船卸砂正忙,堆满码头的一角;6年后,河口新修的3千吨码头竣工,我徜徉在码头,看海鸥在海空盘旋、在海面戏水,听阵阵涛声涌上码头;20015万吨级神华煤港建成启用。进港铁路、公路延伸进大海,巨型翻斗机车卡住火车厢,翻转的瞬间整车原煤进入输送带,源源不断送入码头流进海轮货舱。货轮不分昼夜进港,风雨无阻起航,远去的巨轮消失在海天交汇处。一条神华铁路连接了山西的煤田和黄骅的大港,货轮运走了一座座煤山。

2010年初秋的818日,这个注定要载入共和国海港史册的日子,10万吨码头的综合大港开航。巨轮汽笛长鸣,彩球冲天飘舞,鸽群放情腾飞,花炮欢快齐鸣。由此,黄骅港展开了崭新的一页,实现了“从大运河到渤海湾”的演变。翌日,码头千红万紫的舞台上载歌载舞,人们欢庆综合大港的诞生。鸥队飞过码头,传送着新生海港的喜讯;燕阵掠过码头,传递着大港建设者们的情怀。涛声在码头上回旋,传上“安顺山”号巨轮的甲板,传上高耸入云排阵如林的巨型起重机。炎夏后的雨突然间在码头上洒落,淅淅沥沥,润湿了舞台润湿了明星们欢乐的歌喉;润湿了巨轮润湿了震响海湾的汽笛;润湿了海鸟润湿了奋飞的翅膀;也润湿了大港建设者们一颗颗喜悦的心。

渤海湾像一个巨大的龙头,黄骅港正是最敏感的龙鼻部位。大海港的设计者们在海湾绘制了一个彩色的世界,海港如一柄长戟直指大海的深处。渤海新区成立,10年间综合大港以磅礴气势大步跨越,黄骅港已不再是单一的煤港,多功能、现代化、综合性大港屹立在渤海西岸。黄骅海滩不再是冷寂的海湾,煤炭、散货、综合、河口四大港区组成庞大的海港阵营,塔吊林立,码头连连,航道深深,将以吞吐量3亿吨的能力跻身全国海港前列、跻身世界大港之林。大港龙头的触须将延伸到运河两岸、延伸至冀中南、延伸向晋陕蒙宁腹地,延伸至“一带一路”的终点。大海滩,一个海上丝绸之路的新起点、一个亚欧大陆桥新通道桥头堡傲然挺立。

浪涛声传响在这片海滩相连的土地上。人们不会忘记1943年,8月末那个阴晦的日子,渤海军区副司令员黄骅倒在叛徒的枪口下。这里是他曾经骑马驰骋过的海滩、这里曾是他和将士冲锋陷阵的热土。在这片英雄拥抱过的土地上,如今我们还能屏息聆听着烈士的心跳。这片沃血的土地寄托着一代代人的热望。如今,我们能无愧地告慰英烈,海滩已在巨变,海滩走向了世界。

千古沧州,豪迈转身。以浩浩渤海命名的新区气势如虹,宏伟的海港、宏大的产业、宏丽的城市镶嵌起一个绚烂的海湾。“看你的蓝图一片锦绣,我的脚步渴望和你一道追求,八方的风帆眷恋着你的港口,你的码头装卸着五大洲……”。歌声响彻在海湾,和着建设者们激情呼喊的号子,和着大海激荡澎湃的涛声。